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公益募款餐会上可以喝酒吗?个人价值观与社会常识如何取舍?

精准医学基金会

本公众号为中关村精准医学基金会官方微信,如果你还未关注,请点击上面蓝色“精准医学基金会”进行关注。

作者:褚士莹 来源:公益交流站

困惑的 NGO 工作者:

阿北,看到你上星期的文章说,「酒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以公益之名送酒」。但我之前办组织里的募款餐会,因为会来的都是企业老板、政要名人,所以执行长坚持一定要有红酒,每桌都要有 2 瓶。

我觉得那画面很不好看,我是说,活动完我要发活动报告和脸书快讯,但我拍出来的画面每个人都拿着红酒,一点也不像缺钱、需要募款的单位,只看到一些「成功人士」笑着举杯讨论荧幕上可怜的小孩。

也因为把捐款人的钱拿去买一大堆红酒让我一直觉得很奇怪,所以后来执行长就找了一个酒商来做捐赠⋯⋯其实也不是全额捐,就是大概 50 瓶酒做折价,算下来相当于有 10 瓶是捐赠的。

想问阿北,针对企业老板政商名流的募款餐会,一定要备酒吗?(执行长觉得大家吃/喝得不开心就不会想捐钱)那捐款人不会觉得奇怪吗?以及酒商在这种情况下似乎也没错,对他来说就是做公益,但我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喝酒但可以回答问题的褚阿北:

你应该不喝酒,也有不喜欢别人喝酒的精神洁癖症。实际上我也不喝酒,但不代表我就赞成你的看法。

当然可以喝酒

你应该知道,认为募款餐会不应该出现酒,这是你的个人价值观,不代表 NPO 领域的共识。

会选择在非营利组织工作的人,很多是有精神洁癖症的人,这是很合理的现象。只是,我们得要学会区分哪些是个人价值观,哪些是普世价值观。

如果你还记得,我们最近也才刚讨论过社会普遍对于游民喝酒抱持着歧视的看法,游民当然也跟其他一般人一样,有合法喝酒的权利,但很多国内外的收容中心,却订立比法律还要严格的禁酒令,要求游民遵守。

用这个角度来看你的这个疑虑,认为 NPO 的活动不应该喝酒,不也是一种歧视吗?

图/Willian West @ unsplash

世界上很多表演艺术场所、美术馆,或是体育竞赛场所,在法律上都是登记有案的非营利组织,这些单位在表演中场休息时贩卖酒类饮料,或是在附设的餐厅卖酒,作为非营利组织收入来源之一,都是相当普遍的现象,相信你也不反对。但是为什么当场合转换到你所服务的组织时,却有了双重标准?

个人价值观和社会常识不同的时候,我们应该想想:这个超越法律标准的自律要求,究竟是好处多于坏处,还是坏处多于好处?

当然不可以喝酒

但是话又说回来,我所服务过的国际 NPO,还有我所知道的大型国际组织,无论是联合国也好、世界银行也好,还是美国官方的援助发展机构「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绝大多数都有一个明确的规定,那就是无论员工出差的餐费,或是与客户的工作餐会,报帐的支出项目里,可以有非酒精的软饮,但是不能包含酒精饮料。

也就是说,如果有场合必须喝酒,虽然不禁止,但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自掏腰包。我曾经问过资深的人事部门同事,为什么有这样的规定?他们说,因为在 NPO 领域,大部分的预算来源为捐款人或公部门的经费,用这些「民脂民膏」来支付不必要的酒精产品是被禁止的。

但实际执行上,我也时常看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形。所以你所形容的状况,等于是你所服务的 NPO 确实以组织经费购买了 40 瓶酒,这是否违反了你的组织规定,可能你要以内部员工的身分去调查一下才知道。若真的违反了规定,我同意你应该向组织提出来。

图/Zachariah Hagy @ unsplash

喝与不喝,好坏利弊都想清楚了吗?

在 NPO 的募款餐会上供应酒精类饮料,在国际组织之间确实是需要相当谨慎的事。比如说必须要确定这个餐会的地点可以合法供酒,每一个喝酒的人都必须超过饮酒法定年龄,万一发生紧急状况时(象是打架、受伤,或是酒精中毒昏迷)也有立即应变的措施,活动的保险费用会变得比较昂贵,主办单位也有确保宾客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的义务,同时不能为酒商打广告。

此外,在国际 NPO 的募款餐会上供应酒类饮料其实是一个惯例,并不是一个禁忌。

实际上,英国政府的慈善部门甚至明文规定慈善场合免费供应/贩卖酒精饮料时需符合的条件,以及如果这个部分产生收入时,是否应该付税等技术层面的问题。

图/Ibrahim Boran @ unsplash

撇开法律问题不谈的话,如果场合不对,供应/贩卖酒精的确可能对组织与活动带来负面形象,比如英国的教育界也讨论过,在小学慈善募款餐会上供应酒类的事件,每年登记备案的就有超过 8,400 场,这使得教育单位开始思考:是否因此让孩子认为喝酒是好事,以为那是社交场合必须的元素,使他们年龄够大的时候,便会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样的暗示是合理的吗?

形象考量,应该正是你提出这个问题的重点。除了你所提出来的活动照片形象问题,这些没开瓶或是没喝完的酒应该如何处理才恰当?若有其他酒商认为这等于为竞争对手变相广告而提出抗议,也容易节外生枝,为组织带来不必要的困扰。

如果形象风险太大的时候,组织的确应该重新考虑是否一定要供应酒类。

类似的讨论,其实还有 NPO 的慈善募款可不可以鼓励直接或间接的赌博等,这些都是困难,但值得想清楚的问题。

    0条评论

    扫描体验

    手机版网站

    扫描关注

    健康榜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