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

飞猪订酒店被套路!店名对不上!标注距离36m实则1.9km

江苏交通广播网

4月7日晚,著名学者于建嵘在微博爆料自己通过飞猪订酒店受骗的经历。记者了解到,该好评酒店虽冠名“长沙大汉酒店”,实际却为“联盟酒店”,且在位置信息上涉嫌虚假宣传,早在去年就曾有一些顾客对其进行差评投诉。


学者称在线订酒店被骗 事后多家OTA平台下架


在多家OTA平台上,该酒店都曾获得较好口碑,顾客好评数占明显优势。事发后,飞猪疑似对该酒店进行了搜索屏蔽处理。另外2家上线该酒店的平台,则已对其下线或者“变相下线”处理。4月8日晚,该酒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次事件给酒店生意造成了不良影响。


宣称距离36m 实则约1900m


该酒店在距离和名称上都涉嫌虚假宣传。


于建嵘告诉记者,4月7日,他通过在线旅行平台飞猪预订酒店。因为第二天要到长沙南站赶火车,所以就近选择了一家“长沙大汉酒店”。


据于建嵘提供的截图证据显示,该酒店在飞猪平台的评分为4.6分,口碑“非常好”,距离长沙南站只有36m,步行只需要0分钟


于建嵘告诉记者,7日晚,在长沙的亲戚开车送他去酒店。因为找不到“长沙大汉酒店”的牌子,他们只能开车四处寻找。经过店家在电话中的指引,大约2个小时后,他们到了位于公寓楼内的酒店。不过,这家酒店并非订单上显示的“长沙大汉酒店”,而是一家名为“联盟酒店”的公寓式酒店


该酒店实体店名称为“联盟酒店”。@于建嵘 图


于建嵘说,他想取消订单,但店里工作人员一开始并不同意。


“我说,那我投诉,他就亮拳头,另外有个人过来推了我几下。”直到于建嵘说要报警,对方才勉强同意退订单事宜。


目前,这家“长沙大汉酒店”或“联盟酒店”在飞猪平台上均无法查到,疑似被搜索屏蔽。记者使用某地图软件测试发现,从长沙南站步行至该“联盟酒店”需要26分钟,全程大约1.9km,与酒店截图显示不符


截至发稿,于建嵘表示,其拒绝了飞猪平台对事件处理方案的相关建议,并称“坚决不接受免费住宿”、“希望清查这些骗子店”。


携程、艺龙均变相下架 涉事酒店受影响


记者检索发现,除了飞猪平台,另外两家在线旅游平台艺龙网、携程网也曾上线该酒店,且名称多样。其中,艺龙网名称为“大汉公寓酒店”,携程网则显示为“大汉酒店长沙南火车站店”,从酒店位置信息与部分用户的差评中可以推断,该酒店最后指向的也是“联盟酒店”。


除飞猪外,另外两家OTA平台也对该酒店“变相下架”。


携程平台显示,“长沙大汉酒店”的评分为4.5分,有“92%的用户推荐”,“点评来自真实入住客人”。其中,好评用户232条,有待改善为19条。艺龙网显示,该酒店评分为4.4分,口碑为“挺好哒”,目前有216条推荐,16条不推荐。


截至发稿,艺龙平台显示,各类房间产品已订完,暂时无法下单;携程则暂未公布价格,建议旅客挑选别的酒店。


4月8日晚,“联盟酒店”的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确认,的确在4月7日晚和订房的于先生存在纠纷,并退了订单房费,但具体细节并不清楚。


该工作人员提到,经历这件事后,店里生意受了影响。“今天打来电话的人很多,有些刚一接电话就挂了。有些就是质问我们,让我们说明情况的。”


酒店好评多、差评少 “名不副实”早有举报


其实,在于建嵘举报之前,已有多名用户“举报”过这家酒店“名不副实”。


用户在其它OTA平台上对该酒店存在差评。


在艺龙和携程两家平台上,可以看到对该酒店的多条差评,差评时间可追溯至2017年。2017年11月19日,有三名标注不同账号的用户对该酒店分别发表差评,反映酒店位置、环境与发布信息“名不副实”的情况。

有预定高级双人间的用户评论称,“名不副实,公寓酒店。”


另一名预定温馨大床房的用户称,“名实不符,位置跟地图标注不一样。不是酒店,名字也不一样。”截至目前,两家旅游平台对该酒店的差评有40余条。


此外,在数量更占优势的众多好评中,也有用户提到,酒店距离高铁站的确有一定距离,并非宣传所说的“非常近”。只是店家可以帮助旅客接送站,这让一些旅客“勉强满意”。点评中提到的问题均未获得店家或者平台积极处理,而且无论好评、差评,店家大多采用统一回应的措辞。


部分差评中提及离高铁站走路时间约15分钟。


于建嵘告诉记者,自己没看其他平台的评论,他记得“飞猪里全是好评”。他也提到,“没有想到,平台像小广告一样,将消费者引向这样的黑店。


飞猪回应:对已入住的赔首晚房费 彻查酒店名实不符


该事件经报道后引发网民热议。昨天(9日),@飞猪 回应称:


对于于先生的糟糕体验,飞猪深感抱歉,对涉事酒店已经直接下线,并以此为鉴,举一反三加强平台治理,强化平台商家信息核查。即日起,如果用户在飞猪平台预订酒店发现酒店名称或地址与平台信息不符的情况,一经核实,立即下线所涉酒店,并对预订用户予以赔付:已经入住的,赔付首晚房费;未入住的,退款并赔付首晚等值房费。


于建嵘昨天(9日)发微博表示:“当时,我对要动粗的店老板说:不要瞧不起住不起星级酒店的人,不要欺负穿得破烂的糟老头,任何人都不能欺骗和恐吓。我会报警,会向平台投诉。他扬言:公安是我哥们,飞猪只能全是好评。”



实地走访:存在众多“名不副实”的酒店


前天(8日),记者来到长沙“联盟酒店”,前台工作人员称,对于于建嵘所反映的事情,她一概不知,并称酒店负责人已经出差,也拒绝提供联系方式。


前台工作人员证实,酒店房间位于小区的公寓楼内,一共有几十间。酒店前台摆放的工商执照信息显示,公司名称为“长沙去哪儿住酒店有限公司”,与店名、平台信息又不相符。


小区物业公司人员和业主称,小区内有多家这样的酒店,酒店方从小区业主手中租下一些公寓,进行集中管理,再从长沙火车南站等处揽客。


随后,记者打开了飞猪,发现火车南站附近有10多家酒店,其页面显示距火车南站只有10米到100米。记者走访长沙火车南站发现,数百米范围均没有这样的酒店。比如,“长沙鑫源宾馆高铁南站店”的页面显示,其距离火车南站仅10米,但实际距离超2公里。


长沙市工商行政执法局雨花分局黎托工商所工作人员表示,经查询,辖区内找不到这家“长沙大汉酒店”。“平台上是一个名字,实体店是一个名字,工商信息又是一个名字。”该所所长张惬表示,根据记者反映的情况,该酒店涉嫌虚假宣传和使用绝对化广告用语,他们将对该酒店进行调查,查清酒店主体,查明“距离长沙南站36米”这样的信息究竟是酒店主动提供给平台的,还是平台自己设定的。


律师:OTA平台应核实酒店工商信息


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主任助理彭益鸿认为,酒店的资质、名称、经营场所等信息应与其提供的工商信息一致。如果酒店在OTA平台上发布的名称与其相关工商注册信息存在明显差异,则涉嫌虚假宣传,OTA平台应有义务对其审核。不过,酒店描述、位置等信息,平台很难通过形式审查判断,审核难度较大。


彭益鸿认为,如果平台对酒店的欺诈信息知情,甚至明知有差评却以隐匿、故意弱化等方式误导消费者,则需承担相应责任。用户水军好评或者恶意差评,则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平台有义务予以规制。


提醒:预订酒店要小心这些套路


除了网络平台上酒店信息与实际信息不符,近段时间,“大数据杀熟”也成为不少网友关注的话题:消费得越多优惠越少?办了会员不如新用户价格低?记者体验发现,在飞猪上预订酒店时,虽未发现价格便宜近百元的现象,但套路依然多。


套路一:为超级会员推荐更贵的房型


记者分别用一个积分超过1000的“88超级会员”账号(下文简称“超级会员”)与一个积分400的普通“88会员”账号(下文简称“普通会员”)在飞猪上预订酒店,遇到了完全不同的情况。


记者首先点击五星级/豪华酒店选项,选择了长沙运达喜来登酒店。超级会员的账号上,飞猪推荐的高级客房(无早,不可取消)价格为928元,而为普通会员推荐的高级客房(无早,免费取消)是899元。在万达文华酒店页面,为超级会员推荐的是930元的豪华大床房,为普通会员推荐的豪华大床房则为899元。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智慧认为,飞猪平台在推送中存在同物不同价的行为,属于不正当的价格行为,涉嫌价格欺诈,可能构成违法违规。


套路二:普通会员可选房型偏少


当记者点击客栈民宿这一选项时,情况却大不相同了。记者用两个账号进入一家叫做长沙S云的酒店。平台为超级会员推荐的“云·简约”房型197元,但为普通会员推荐的“云·简约”房型则是216元。此外,超级会员可以选择简约、艺术、臻品、时尚、轻奢、品味、尊享七种房型,但普通会员只能选择简约、艺术、时尚、尊享、品味5种。记者随后致电长沙S云酒店,酒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臻品、轻奢两种房型还有房间,至于为什么普通会员在飞猪上看不到,他们也不清楚。此外,在长沙极米时光主题客栈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湖南网数科技有限公司副总刘沅杰告诉记者,针对不同的会员进行选择性地推送,在商家常用的一种互联网精准营销手段。他认为,如果是更好地匹配供需关系,可以说是一种商业营销手段,但利用个人信息及隐私数据进行千人千价的推送引导,则涉嫌对个人隐私以及消费权益的侵害。 


来源:南方都市报、潇湘晨报

    0条评论

    扫描体验

    手机版网站

    扫描关注

    健康榜公众号